马仲良:用市场经济和社会经济两种办法解决住房问题

马仲良:用市场经济和社会经济两种办法解决住房问题
我国共产党新闻网北京7月15日电(记者陈叶军)由中宣部理论局主办,人民网承办的《理论热门面对面·2008》网上座谈会今日举办。中宣部理论局巡视员、副局长黄中平,山东省社科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包心鉴,我国社科院财贸所价格室研究员温桂芳,江苏省南京市文化局党委书记何亦农,北京市社科联研究员马仲良,华中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刘从德一起到会了座谈会,与网友在线沟通。当网友[achenbaoqi]对热门问题处理住宅问题的底子方法求解时,北京市社科联研究员马仲良以为,处理住宅问题有两个方法有必要结合起来,一个方法是商场经济的方法;一个方法是社会经济的方法。马仲良进一步解释道:所谓商场经济的方法,便是把住宅作为一种产品,它依照价值规律在商场中买方、卖方经过竞赛,由生意联系构成价格,政府仅仅进行宏观调控,进行商场法令的监管,不过多的进行干涉。这是一种价值规律的看不见的手在调理。假如供应多了,就要降价,需求大于供应了,就要提价,这是房子价格和其它产品价格相同,在商场中起浮,政府尽量不要过多的进行干涉,这是一种方法。另一种方法叫社会经济的方法。所谓社会经济,便是不是以经济效益为方针的经济,是以社会效益为方针的经济。像教育、医疗、住宅、社区服务,这些范畴很多的都是社会经济的问题,政府要出于社会调和的方针,要进行干涉,要满意收入低的大众的要求,对我这些范畴的产品、产品的价格进行行政操控。它的价格的构成,不是供需矛盾构成的,是由低收入大众的购买水平决议的。比如说上学,就要有些是免费的,治病应该很大部分是免费的,个人要出一小部分。像住宅,政府要供给廉租房、经济适有房、限价房,这些价格都是政府用行政方法操控多,不完满是商场行为。住宅经济有必要有社会经济这部分。假如只要商场经济这部分,低收入大众住宅就困难了。可是也不能撤销商场经济的住宅,由于殷实的人群需求住别墅,要住的更宽阔一点的房子,这些部分就不必政府补助,彻底用商场来操控,你有钱就买,没钱就不买,这些部分就应该是归入商场经济,有必要这两部分结合起来,不可以从一个极点走一个极点,要么就都是商场经济,那么低收入大众住宅就困难了,要么都是社会经济,那么殷实人群的住宅就不满意于经济适用房、两限房,他就期望可以经过商场的方法处理一些别墅的问题、条件好的住宅问题,仍是应该开展这个商场。建筑业、房地产仍然是我国商场经济的一个支柱产业,不应该撤销住宅商场,所以我觉得住宅问题的底子处理方法是商场经济加社会经济。马仲良研究员以为,现在,咱们对这个问题渐渐明晰了,可是在理论上还不是特别明晰,像英国就主张也实施用商场经济的方法和社会经济的方法一起处理一些社会保障的问题、教育的问题、卫生的问题、住宅的问题、工作的问题,他们的经历值得咱们学习和学习。